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新闻报道 _央行下调lpr利率!
栏目简介:原标题:周六福成今年IPO被否第4单 保荐券商为民生证券   昨日,证监会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2020年第154次发审委会议召开,审核结果显示,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周六福”)首发未通过。这是今年IPO被否的第4家企业。   周六福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民生证券”),保荐代表人为李慧红、孔强。此前,1月16日,民生证券保荐的成都康华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过会;1月17日,民生证券保荐的郑州捷安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过会;3月26日,民生证券保荐的江苏图南合金股份有限公司和南京科思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过会;4月29日,民生证券保荐的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过会;5月14日,民生证券保荐的四会富仕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过会;6月4日,民生证券保荐的山东玻纤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华文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过会;7月23日,民生证券保荐的浙江维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过会;7月30日,民生证券保荐的伟时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过会;8月13日,民生证券保荐的江苏协和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过会;9月17日,民生证券保荐的上海德必文化创意产业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过会;9月23日,开源证券和民生证券联合保荐的深圳市泛海三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过会;9月28日,民生证券保荐的合肥立方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过会;9月29日,民生证券保荐的宁波震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过会;10月28日,民生证券保荐的福建万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过会。(注:2家券商联合保荐每家券商按0.5计算)。   周六福是集珠宝首饰研发设计、生产加工、连锁销售、品牌运营为一体的时尚珠宝集团。截至2020年6月30日,周六福拥有加盟店3425家、自营店28家,营销网络遍布全国。   周六福的控股股东为若水联合,持有周六福36.45%股份。周六福的实际控制人为李伟柱、李伟蓬,李伟蓬和李伟柱系兄弟关系,李伟柱通过上善联合、若水联合间接持有周六福 63.78%股份,并通过宁波创明、少伯投资、美裕投资等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持有3.46%股份,合计间接持有周六福67.24%股份;李伟蓬通过乾坤联合间接持有周六福27.34%股份。李伟柱和李伟蓬合计间接持有周六福94.58%股份。   周六福拟在深交所中小板公开发行不超过5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本次发行不涉及老股转让。周六福拟募集资金10.90亿元,其中,7.48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1.10亿元用于研发及品控中心建设项目,4162.70万元用于信息化建设项目,1.9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上市委会议提出问询的主要问题   1、发行人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收入大幅增加,增幅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发行人加盟模式下实现的收入占比超过80%。请发行人代表说明:(1)以加盟销售为主的销售模式是否符合行业惯例;加盟商和发行人是否存在实质和潜在的关联关系,是否存在向加盟商提供财务资助或者资金支持的情形;(2)报告期各期新增加盟店家数是否和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相近,各期新增加盟店月平均销售额逐年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新增加盟商店均销售额远高于平均店均销售额的原因及合理性;(3)部分销售额高的加盟商销售波动较大或合作期限较短的原因及合理性;(4)报告期自营店店均销售额呈下滑趋势但加盟店店均销售额呈上升趋势的原因及合理性;(5)发行人主营业务收入增幅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6)报告期内发行人调整品牌使用费和特许经营费的原因及合理性;加盟商更多的选择从发行人处直接采购的商业合理性;(7)部分加盟店不使用发行人POS系统进行开单销售的原因及合理性,发行人关于加盟商管理的内控制度是否健全并有效执行;(8)加盟商的终端销售情况及加盟商各报告期平均期末存货变动情况,加盟商是否存在大量库存积压,是否提前压货销售,是否存在调节收入的情形,是否存在资金来自发行人、实际控制人、董监高及主要股东的情形;(9)新冠疫情对发行人经营和财务状况的具体影响,是否会对发行人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请保荐代表人说明针对加盟商模式下的收入增长的合理性与真实性、加盟商终端销售实现情况及期末存货结存情况的核查依据、过程,并明确发表核查意见。   2、请发行人代表说明:(1)发行人主要商标的取得及使用情况;(2)关于商标、品牌保护及管理的相关制度;(3)发行人多起商标权纠纷的原因,是否对发行人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3、发行人采取入网模式指定供应商或备案供应商为加盟商提供产品。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及存货余额较大且增长较快。请发行人代表说明:(1)发行人采取入网模式指定供应商或备案供应商为加盟商提供产品是否符合行业惯例,入网模式下产品质量控制体系及其有效性;(2)存货余额较大且增长加快的原因及合理性;(3)2018年10月出台的助力北方区域渠道信用政策实施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为增加销售放宽信用政策的情形,结合具体回款情况进一步说明相关坏账计提是否充分。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今年IPO被否企业一览: 序号 公司名称 日期 保荐机构 1 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 2020/01/09 华英证券 2 山东兆物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2020/07/30 东吴证券 3 深圳威迈斯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2020/08/13 国信证券 4 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 2020/10/29 民生证券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摘要 【嘀嗒出行申请港股上市 月活人数不及滴滴零头!违规车辆和司机仅需150元就能成为“车主”】以顺风车业务被人熟知的嘀嗒出行于2020年10月8号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从招股书内容来看,嘀嗒出行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录得0.49亿元、1.18亿元、5.81亿元和3.10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94亿元、-16.77亿元、-7.56亿元和-7.2亿元。对于公司持续多年出现的大额亏损,嘀嗒出行解释这主要是由于优先股导致,也就是说,嘀嗒出行此前发了很多优先股,而这些股权目前还没有及时退出,随着公司估值的上升,这些优先股也同时升值,对于嘀嗒来说意味着负债跟着上升了,所以在财务报表中就体现出大额亏损。(红刊财经)   以顺风车业务被人熟知的嘀嗒出行于2020年10月8号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从招股书内容来看,嘀嗒出行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录得0.49亿元、1.18亿元、5.81亿元和3.10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94亿元、-16.77亿元、-7.56亿元和-7.2亿元。对于公司持续多年出现的大额亏损,嘀嗒出行解释这主要是由于优先股导致,也就是说,嘀嗒出行此前发了很多优先股,而这些股权目前还没有及时退出,随着公司估值的上升,这些优先股也同时升值,对于嘀嗒来说意味着负债跟着上升了,所以在财务报表中就体现出大额亏损。  经财务调整后,嘀嗒出行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0.97亿元、-10.68亿元、1.72亿元和1.51亿元,可以看出,嘀嗒出行自2019年开始已经扭亏为赢了。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若细看公司的经营情况的话,可发现嘀嗒出行的月活量并不太高,而且其无论从资质还是车主申请等方面,都存在一些隐患尚未解决。  月活人数竞争力不足  查看嘀嗒出行招股说明书可知,顺风车业务是它的主要收入来源。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嘀嗒出行从顺风车平台产生的营收分别为2770万元、7790万元、5.33亿元和2.73亿元,分别占同期总营收的56.6%、66.3%、91.9%和87.8%。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提供的数据,按2019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嘀嗒出行已占据国内市场份额的66.5%,排在顺风车市场第一位置。  不过,虽然其2019年搭乘次数最高,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滴滴顺风车业务因突发的安全问题于2018年8月下线给了其快速抢占市场机会,而滴滴顺风车业务则在2019年11月左右逐渐试点恢复运营了。从月活人数看,在滴滴顺风车下线之前和恢复之后,嘀嗒出行的月活人数是无法和滴滴顺风车月活数据相比的。据以往相关机构披露的数据,2018年4月,滴滴出行APP以1.14亿的月活排名第一,而嘀嗒出行仅以675.02万月活占据第二,数据甚至不及滴滴出行零头。2020年8月,据网经社旗下电商大数据库“电数宝”发布的《2020年8月交通出行APP用户月活榜单》显示,滴滴出行APP月活用户人数为5487.09万人,排名第一,嘀嗒出行APP活跃用户人数为401.94万人。除此之外,在2020年9月,据易观数据,嘀嗒出行月活只有658万,而滴滴出行则有7121万,嘀嗒出行的月活规模不足滴滴的十分之一,而刚刚上线不久的滴滴旗下的花小猪打车的月活也有1647.8万,这一数据也比嘀嗒出行要高。  虽然,滴滴的月活数也包括了除顺风车之外的其他业务,但在这么大的基数下,顺风车业务恢复之后流量自然是不会太少的,很显然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抢占嘀嗒出行的市场份额,这意味着嘀嗒出行2019年无竞争对手的“好日子”基本过去,未来的发展前景令人担忧。  除此之外,还可注意到,在以上统计数据中,嘀嗒出行2018年4月的月活数为675.02万,而到了2020年9月,月活数也只有658万,可见其在滴滴顺风车业务下线前、上线后,月活规模变化都不大,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滴滴顺风车对其的冲击。与此同时,嘀嗒出行对顺风车车主收取的服务费率还在不断提高。据招股说明书,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平均服务费率分別為3.7%、4.1%、6.3%和8.3%。如此数据说明,嘀嗒出行扭亏为盈在一定程度上与其收费增高有关,但问题是其后的增长空间还有多少?若手续费持续增多,或许对于车主和乘客来说就失去“低价优势 ”了。从APP显示的收费情况看,有时在同一路段收费上,滴滴顺风车的收费甚至比嘀嗒出行还要低一些,在滴滴顺风车恢复和其它顺风车上线的冲击下,嘀嗒出行未来还能否保持住目前的市场份额是存在很大悬念的。  150元违规车辆和司机也可成为车主  除了市场份额难保的隐忧之外,嘀嗒出行在各种“资质问题”上也有不少隐患。值得注意的是,嘀嗒出行的网约车业务目前很可能尚未取得经营许可。北京市交通委今年2月28日表示,嘀嗒出行违反“疫情防控期间,暂停出入京顺风车业务”的要求,违规从事出入京顺风车业务,被要求立即整改、关停出入京顺风车业务。除此之外,北京市交通委还表示,检查中发现“嘀嗒出行”存在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网约车经营的违法行为。依据《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予以15万元的行政处罚。  除此之外,在车主申请方面,《红周刊》记者随便在百度、淘宝等平台搜索嘀嗒司机注册,都可以看到许多帮助公司车、运营车、超龄车、驾龄未到的司机申请资质的广告。《红周刊》记者还加了其中一个信息发布者的微信进行询问,称“自己驾龄不够且车龄已9年能否申请车主”,对方很快回复称150元、最快第二天就可解决,只需按照其模板提供两张车辆照片、五张证件照片。要知道,驾龄不够、车龄超龄在实际驾驶中都会存在很大风险,甚至会危害到乘客和司机本人的生命安全。那么这些中介是如何操作将违规车辆和司机也变成嘀嗒出行的车主的呢?嘀嗒出行是否存在一些申请上的漏洞?这些疑问是需要公司予以解释的。(文章来源:红刊财经)